与其躲避, 不如面对 ——《金色梦乡》有感

《金色梦乡》讲述的是一位快递员 —— 青柳雅春, 因为陷入了一个不可告人的政治陷阱而被诬陷为一位刺杀日本首相的凶手, 不得不踏上他的逃亡生涯;不过, 在逃亡的路途上, 雅春的同事、同学、父母, 甚至是一群不相识的人都向他伸了一把手, 帮助他渡过难关;最终, 青柳雅春成功地逃离了警方的追捕, 将不可能变为可能, 而警方不得不用” 假尸体” 来填下这个深坑. 也许有些人会感到困惑, 明知道逃亡这种事不太现实, 但青柳雅春为什么还要拼了命去逃? 也许是勇气, 使雅春敢于踏上逃亡之路. 也许是信念, 使雅春想要巡回自己的清白. 也许是感激, 使雅春不想辜负曾经帮助他的人. 也许是不甘, 不甘于那么早地失去自由与生命. 但, 我们呢? 因为对现实的不满, 因为自己出身卑微, 因为自己没有能力, 逐渐地对现实” 妥协” 了, 失去了对未来的信心, 以及希望, 只想着自己能够安然无恙地生活在地球上, 也就知足了. 那如果我们能够敢于打破这种日常, 勇于逃离自己心中的乌托邦, 能够改变自己所处的世界, 哪怕是那么一丢丢, 哪怕过程再苦、在漫长, 那, 也值了. 就像汪峰的《…

失, 得 ——《宁静咖啡馆之歌》影评

“你好,这里是夜鹰咖啡!”因为亲情,岬从千里迢迢的东京驱车至记忆中的避风港;因为一次险遇、两杯咖啡,绘里子消除了对岬的无心人;因为逃避,岬再一次逃离了她日夜坚守的小船屋;但,因为一个曾经的诺言,因为放不下,岬重新点亮了黑暗之中的那盏明灯。 大海,依旧是大海;而他们,因为岬的到来,都变了。 吉田岬,为了等待久久未归的父亲,为了弥补心中的遗憾,将小船屋改造成咖啡屋,并且每天晚上点亮了小屋旁的灯。也许,是害怕远方的父亲面对黑暗无边的大海不会感到畏惧吧。在得知父亲的死讯后,她竭力想『不输给这件事』,但她还是选择了逃避,毫无征兆地离开了咖啡屋,离开了她们。也许,是那一个曾经的诺言,也许,是岬放不下,他回到了这里,重新点燃了那盏灯。 绘里子,因为『过早地』当上了妈妈,因为事业上的困难,因为自己的妈妈生病住院了,她不得不伪装出一层保护衣,来保护自己,保护自己的家庭。也许,她并不是真正地想伤害吉田岬,在岬险些被强暴时,她果敢地帮助岬逃离虎口,…

再见,那回不去的少年 ——《再见,少年》书评

《再见,少年》篇章有十九篇,以特立独行的杨震宇老师做开场,拉起来了一段回忆青春年少的回忆录,它就像一幅幅倒叙的胶卷,能看到斑驳,看到伤痛,看到回不去的年少时光。 杨震宇对于整个故事来说,无异于《放牛班的春天》里用余光看向角落的羞涩男孩皮埃尔的音乐老师克莱门特。他们的共性,是能够从容地接纳每一个少年的自卑与骄傲,能看见每个生命的与众不同;还能随手轻轻按下某个开关,啪的一声,让他们看见自己生命中另一种可能,继而相信、盼望,并最终成为了现在的自己。 这世间有一些人,过完青春之后,再无青春,他们的青春已经死了;这世间也有一些人,青春的时候,没有青春,过完青春之后,青春死灰复燃,熊熊之火,燃烧至死。但,有多少人在青春时分,从无体验过生命的鲜活,面对的不过是压制、是指责、是要求、是管束、是考不上大学、没有好工作然后你的人生便毫无意义的『教育』? 杨震宇是后者。如果没有遇到杨震宇,大抵少年们会变成第一种人吧,他带给少年们的冲击,不仅仅是他在他们的生命中,第一次让他们感受到自己是鲜活的,是活生生的一个人,…

黑白? 多彩?

对于那些人 他们的青春 可能是黑白的 在他们的青春 充满着各种压制 过完青春后 便再无青春可言 青春之火已熄灭 对于那些人 他们的青春 必定是多彩的 在他们的青春 充满着各种鲜活 过完青春后 青春之火死灰复燃 熊熊燃烧 燃烧至死…

慢慢的, 就没有了, 就像从未存在过

作者:小海 来源:豆瓣网,原文已被和谐几年以前,我曾经嘲笑过某科技界大佬。当时他说:也许90后、95后会慢慢不知道谷歌是什么网站。 那一年,这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谷歌,全世界最卓越的互联网公司,活在互联网的一代中国人,会不知道他们的网站? 今天,我收回这句嘲笑。因为这件不可能的事,它慢慢变成了现实。没有人再关注什么谷歌不谷歌。对他们来说,百度也蛮好用的,反正他们几乎没用过谷歌。没有谷歌又怎样?大家还是开心的刷微博,看微信,听歌,看娱乐节目。对于从来就不知道谷歌的人来说,少了谷歌又有什么影响? 多年前,我们也是可以登陆Facebook的。其实这个网站和校内一样,也挺蠢的。可在上面你能看到老外们的生活,可以轻易的跟一万公里以外的人互相拜访,可以看到很多根本不会开到校内上的主页。你用汉语回复,下面给你聊起来的可能是香港仔,可能是台湾人。你用英语回复,说不定有比你英语用的更蹩脚的寂寞的北欧人来跟你搭讪。你感觉地球真的变成了地球村,你还没拉门走出去,别人就推门走了进来。 然后,它就没有了。起初,它的失踪激起了很大的声音,后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