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p to WUH

Trip to WUH

说走就走

准备出发 —— 3 月 23 日

准备出发了,心情还是挺紧张的,毕竟这是第一次自己一个人出远门去旅游,感觉有点奇妙。

因为老师调课,周三、周四的课都空了出来,连周末算上有五天假期,还挺舒服的。舍友开始计划这几天可以去哪里玩,我也被朋友鼓动,不知道怎么的就答应去武汉。

那,说走就走吧。买火车票、收拾行李、拜托舍友、值班请假,呼~ 时间刚刚好。不过还是憨憨了,买车票的时候居然订错了时间,后面改签时下铺被改成中铺,凑合着吧 Hmmm。就是运气有点不好,准备出学校的时候下了大雨,希望接下来这几天天气放晴。

准备出发

准备出发

其实接下来的几天行程还没定好,周三下午去府河湿地,周四下午逛下汉阳的英式街区,如果天气好的话,打算坐轮渡看看长江边的日落。

果然大多数铁路经过的地方都是山沟沟,信号会经常在两格与无信号之间反复横跳,发着发着消息突然就断掉了,好气啊,希望以后运营商可以加强下铁路沿线的信号建设吧。

无信号

无信号

火车带给我的感受,其实并不是特别好,一是速度比较慢,另外一个便是车厢里糅杂了许多气味,闻起来不太舒服。但碍于荷包原因,也被迫选择火车(嗐,所以如果要选择坐火车出行的话,我大多数选择的是夜间坐车,这样便能通过睡眠来打发时间,醒来的时候也差不多到站了;白天时,偶尔能从车厢外看到不错的景色,像上次看到了一个很像石围塘火车站布局的一个站点(应该是货运站吗?),特别是铁轨旁的那个仓库。

嗯,车厢关灯了,写完日记也要准备睡觉了。那就准备晚安 (¦3[▓▓]

第一天 —— 3 月 24 日

一大早就被冷醒了🥶,抖抖抖抖抖抖抖…… 太阳出来之后稍微好了一点,但还是会有一种刺骨的寒气。

被冷醒

被冷醒

On the train
On the train
On the train
On the train

On the train

到站

到站

武昌站,到了。

到酒店放好行李之后,便去和 @Oliver 会和,这也是我和他的首次线下见面(呣,有一说一,武理工的饭堂菜式挺丰富。

磨山樱园

下午的时候,和自留地 Channel 的张编一起去了磨山樱园,因为现场人实在是太太太太太多了,所以体验不是特别好,赏樱的、拍照的、团建的、秀恩爱的(淦。回去的时候,在公交车上还发生了「意外」,也许是举着手抓扶手抓得太久,突然低血糖,整个人晕乎乎的,实在是麻烦朋友了。

樱花

樱花

塔

晚上回酒店时意外坐反了公交,路过了「中南路」,复读一下咕咕群的老梗:中南路会遇见路中南吗?(逃

中南路

中南路

第二天 —— 3 月 25 日

今天的计划是得胜桥、毛家巷、汉口老租界,以及搭乘轮渡横渡长江。

得胜桥社区

得胜桥中,巷子两侧是旧房屋,而中间会夹着现代建筑,看起来十分有趣。但今天天气不太好,从得胜桥那里望过去的黄鹤楼是灰蒙蒙的,于是动身去拍鹦鹉洲长江大桥。

看店的猫

看店的猫

小孩子

小孩子

鹦鹉洲长江大桥

坐公交来到八铺里社区,以为是在玻璃厂横街,没能找到地儿,其实长江大桥就在对江 🤣。便四处转转,爬上一栋居民楼,楼底没有大妈大爷看着,通往楼顶的门被一把锁锁住了,用力一拔就开了。

🐱:请交过路费

🐱:请交过路费

走进顶楼,直呼 Awesome,长江大桥一览无余,估计到晚上会更好看。

鹦鹉洲武汉长江大桥

鹦鹉洲武汉长江大桥

江边

结束拍摄后,走路去了江边,一边散步一边等待朋友下课会合去南湖校区。和梅州的梅江、佛山的澜石江不同,长江会给人一种更加宽阔的感觉,尽管正午时分太阳高照,拂面吹来的江风并不会让人感到躁热。

正午的龟山电视塔

正午的龟山电视塔

眺望远方

眺望远方

武理工南湖校区

中午的时候,和朋友去南湖校区见同学。南湖校区的越苑食堂里有种种色色的店铺,厌了换另一家 🤣。在南湖校区见完同学后,起步去黎黄陂路。

Cheers

Cheers

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楼

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楼

远处的高楼

远处的高楼

后山废弃的青桔单车

后山废弃的青桔单车

黎黄陂路

和预想的一样,照「骗」始终是照「骗」,景点商业化严重,俨然没有了小红书上所展示的那种宁静感,就像去年年初去的广州沙面岛,Sigh~

咖啡店前的一直拉布拉多

咖啡店前的一直拉布拉多

走完黎黄陂路,已是傍晚时分,天色尚好,夕阳仍在,骑车前往武汉关码头,搭乘轮渡缓缓经过长江到达对岸的中华路码头,巴适~

轮渡

轮渡

夕阳下的龟山电视塔

夕阳下的龟山电视塔

吹吹风

吹吹风

第三天 —— 3 月 26 日

今天是在武汉游玩的最后一天了,天气阴阴地,下午会下雨。期初准备去湖北省博物馆,朋友没预约上,而下午的雨有点大,咕了。

上午在操场上试玩 Mavic Mini,看别人玩和上手是两回事,同时机手的考验空间感和手眼协同能力。当飞机飞到 50 米高空的时候,基本上很难找到飞机了,只能依靠图传上的画面,坐和放宽。而新手也不要轻易切换到 Sport 档,加速一时爽,刹车火葬场。

Mavic Mini

Mavic Mini

操场上的蒲公英

大智无界 · 空中小镇

小红书上的空中小镇,Ins 风十足。因为创意园的入口过于隐蔽,以至于我两次路过都没发现。在这里拍照要看天和看人,楼梯间、屋顶草坪以及天桥都是不错的拍摄地点。

空中小镇
空中小镇
空中小镇
空中小镇

空中小镇

武理工余家头校区

到了晚上,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晚饭就在学校饭堂草草地解决了。吃完饭,在余区里散步。我个人对老式建筑更感兴趣,和钢筋水泥比起来会更加亲切。高楼大厦固然好看,但仿佛它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拉得更远了。

余区的第一教学楼,上世纪 60 年代建成,属于苏式建筑

余区的第一教学楼,上世纪 60 年代建成,属于苏式建筑

天「屎」大道

天「屎」大道

这不是雾都

这不是雾都

第四天 —— 3 月 27 日

最后一天,过完早就准备要回学校了。前几天的早餐都是在武理工饭堂吃的热干面,麻酱和小食拌着面条,芝麻酱的味道比较吸引人,不会感觉腻,起初我以为是花生酱,不过在搅拌的时候需要小心,别将酱汁弹到衣服上,尤其是白色衣服(我裂开。今天来到粮道街,亲身体验武汉人的过早,去了两家早餐店,一间是家阳赵师傅,另一间是华飞豆皮。

家阳赵师傅

制作油饼包烧麦
制作油饼包烧麦

制作油饼包烧麦

先来说一下家阳赵师傅,在那里吃了油饼包烧麦,现炸油饼,中间是空的,炸好之后割开,然后将蒸软的烧麦放进油饼中。这里的烧麦和广东这边的烧麦不同,为了更好地适应油饼的形状,因此质地必须足够软,馅料好像用的是肉胶,加了一点黑胡椒粉。第一口咬下去是酥脆,然后牙齿接触到中间糯软的烧麦,口感十分奇妙。

炸油饼

炸油饼

油饼包烧麦

在赵师傅过早有一个不同,需要先去收一台买票,然后去领餐台「凭票兑换」,因此建议两个人分工合作。幸好来早了几分钟,在吃完走出来的时候,队伍已经排到了后面几间店铺那儿。

长长的队伍,真的好多人

长长的队伍,真的好多人

华飞豆皮

吃完后兜了一圈,去华飞豆皮吃豆皮(。做豆皮的师傅是一位老伯,穿着一件长风衣,看起来挺酷。

豆皮由米浆、糯米与馅料组成,制作时先在锅里刷一层米浆,带到凝固变成焦黄色后,将蒸好的糯米饭铺在上面,然后将馅料压进糯米饭中,最后来一个帅气的翻转,将米糊面与馅料面调转,切块。

煎面糊

煎面糊

压制馅料

压制馅料

切块

切块

过完早,就准备收拾行李前往火车站了。

我要这个

我要这个

Bye, WUH

在火车上,遇见了一对前往汕头的母女,以及来自梅州的汉剧团。小女孩笑起来十分的可爱,一直想找对床的小哥玩 😂,即便是妈妈拉住也想挣脱。

抓纸巾

抓纸巾

打瞌睡

打瞌睡

擦手

擦手

「卖艺」

「卖艺」

来碗泡面,爽

来碗泡面,爽

纪实摄影师王福春曾说过:“人们坐高铁又快又舒适,是幸福和享受。可人们的感情疏远了,邻座挨着不交流 …… 都低头看自己的手机和电脑,全车厢一个动作,全是低头族,所以故事少了”。火车上,可以沉默不语,从起始站坐到终点站,也可以和对座的敞开心扉,畅所欲言。

快速列车、特快列车、直达列车,它们的运行速度不及高铁速度的一半,慢悠悠地开着。乘坐火车我通常会选择夜间行驶的班次,可以利用睡眠来「间接」从意识上缩短火车的行车时间,更主要的原因是由于囊中羞涩,火车票的价格比高铁票要友好的多 🌚。

Bye, WUH.